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资讯中心 >

那些传统文化习俗和手工艺都正在慢慢流失

作者:凯博国际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10-20 16:31

  摘要:我国从2002年就正式启动“抢救和保护中国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工程”,然而2005年10月,韩国“端午节”申遗成功了。

  据考究陶向瓷的最早转型出现在汉代的越窑,因当地土质的结构带有玻化物质(即釉的最初原型),在烧制过程中融化附着在陶器表面,形成一种较为光滑的釉质,加之金属氧化物在高温下发色,形成不同色彩,这也就是最初釉下唐三彩的雏形。

  而瓷中红釉的出现却要追溯到北宋初年(有的记载是唐末时期就有红釉),但真正纯正、稳定的红釉是明初创烧的鲜红;及至永乐, 以“永乐红釉器”为代表的红釉色之美被世人喜爱,遗憾的是到了明朝后期这种红的釉色配制技术就已失传了,后更有“鲜红等项瓷皿从来烧无一成”。

  时间向前推移,康熙年间,时任江西巡抚兼掌管景德镇御窑事务的郎廷极欲复烧出明朝“永乐红釉器”,在数百次的尝试后,却烧制出另一种散发出明亮鲜艳的深红色釉。该釉色釉层清澈明快、透亮见地,器物口呈一环不规整的淡青转浅红色的露白,向下,红釉稍薄便会出现如鸡血一般鲜红,及近底足处,囤积有一周不过足的垂釉,呈暗红褐色。局部处有雾气般的朦胧现象,釉色鲜红,犹如初凝的牛血。釉面上有强烈的光泽,釉面开有纵向长、横向短的交错纹片。

  此种釉色的红釉器深得康熙皇帝的喜爱,便以郎廷极的姓氏来命名“郎红釉”。而中国陶瓷史上,以工匠或督陶官的姓氏命名瓷釉的,郎红釉是绝无仅有的一个。而郎红 “脱口,垂足,郎不流”的特点,更是成为了大家鉴定郎红品相的标准,

  根据国内外各大拍卖行的数据,瓷器平均成交价力压书画、玉器,成为中国传统艺术品“身价之王”,而在瓷器中公认烧成技术难度的最大还是红釉瓷。郎红釉产品更是在各大拍卖场屡创拍卖高价。

  而如今市面郎红釉釉色均衡不一,价格参差不齐,便宜的低至几十,高的动辄上万,真假难辨,好的郎红釉更是一物难求。再造访了数十家窑口,几十位匠人之后,我们找到了今天郎红釉的制作人——高忠泉老师。

  高忠泉老师是地道的景德镇人,是家族郎窑红的第三代传人,高氏一门专研古法郎红釉,但因其成品率低,这也成为高氏家族的一大心病。当时高老师下决心要刻苦钻研,传承和发扬好这项古老技艺。在他看来,这是自己一生为之奋斗的事业,为了烧出高品稳定的郎窑红,高老师十余年专注于郎红烧制,烧废多窑后,终获成功。

  高老师从小便对瓷器感兴趣,从开始接触制作瓷器,已经有四十多年了。现在依然能清楚地回忆起当爷爷年父亲制瓷烧窑的场景,“看到一件件郎红瓷从最初的瓷土到最后开窑满目琳琅,郎红开片叮铃作响,你不亲眼见识就不知道那一幕有多么神奇。”说到这里,高老师的脸上绽放出自豪的笑容。

  而著名收藏家马未都老师曾说过,这种开片过程是具有持续性的,郎红在出窑后的三年内都有着持续开片的可能性……

  高老师所制的郎红从最初的拉坯到最后的烧成,所有步骤全是手工制作,产品更是要求严格,尺寸大小,坯体匀称,而也是这样一丝不苟的坚持,才能保证产品的质量。

  在时代日益发展的今天,大量机械化的生产让传统的手工生产技艺日渐凋零,而然高老师却始终坚守着纯手工制作,守护的不仅仅是这一门技艺,同时也让你感受到手作之物的温度。

凯博国际
上一篇:Art Amoy 国际博览会经典区——塑界陶瓷艺术作品     下一篇:陪朋友到陶瓷古玩市场感觉中国陶瓷文化的魅力